諾達快訊
·歐福蛋業產業化聯合體來公司交流考察
·山東省畜牧協會生豬產銷分會中獸藥防控豬病座談會在青州諾達藥業召開
·青州市畜牧局調研組到濰坊諾達藥業進行調研
·來中獸藥展覽館轉一轉 感受中醫思維用中藥
·外國學生來諾達藥業參觀交流
·熱點 | 魯中首個中獸藥展覽館在青州建成
·中獸藥生產基地進行清潔生產培訓
·中獸醫學專家穆祥教授、胡松華教授來公司調研
·濰坊諾達藥業有限公司熱情接待益客董事長一行
當前位置:首頁>右側邊欄 > 養殖動態

中獸醫發展簡史

2018/1/9 15:33:03      點擊:

祖國獸醫學的起源,是與遠古祖先長期的物質生產活動、科學技術以及同疾病作斗爭的實踐分不開的。獸醫學的起源是與畜牧業的發展是同步的,人類由游牧的魚獵時代進入到定居的農業時代,從開始對野生動物馴化轉變為家畜飼養時期,均離不開獸醫臨床實踐活動。 

遠古時代,原始人在采集經濟和原始農業生產中,發觀了植物藥,經過反復的嘗試,又逐漸認識到某些植物分別具有對人畜機體有益、有害或治病的不同作用,如一些古書中保留有雞毒(烏頭)、魚毒(蕪花)、狼毒等植物名稱,隨著原始農業的發展,人們更注意識別、采集、選擇和栽培各種植物,因而發現了更多的植物藥。在漁獵經濟和畜牧業中,發現了動物藥<山海經>記載“河羅之魚食之已癰“有鳥焉,…名日青耕,可以御疫。”隨著開礦業和冶煉業的出現和發展,又增加了礦物藥此外,人類在尋找食物與猛獸戰斗或民族部落間的械斗中,發生外傷,開始了用樹葉、草莖、灰土等包裹拓處,發現了外用藥并積累了外治療法,這是“本草”的起源。

人畜共用的藥物乃是神農氏所首創,《淮南子,修務訓》載:“神農乃教民播種五谷,……嘗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避就,當此之時,…日而遇七十毒,“此傳說在《司牧安驥集》中也有類似記載如:‘昔神農黃帝,創制草藥八百余種,留傳人間,救療馬病”。反映出我國古代獸醫中獸醫藥也起源于“嘗百草”的神農氏,而與人藥同源。

“火”發明后,由原始人圍火取暖到發現局部加溫,可以消除某些痛苦治療疾病的熨法進而又發現用樹枝或干草作燃料,對局部熏拷,療效更佳,逐漸形成了灸法:而石器工具的進步制造出砭石和石針,這是針灸的起源,隨之又發明了骨針、竹針,青銅針。隨著烹調樹技術陶器的制作不斷提高,發現了與醫學與獸醫學密切相關的“湯液”和“醪醴”。

從已出土的文物中看,距今約8000年的河南裴李崗遺址中,挖掘出育豬,羊等骨骼,距今約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遺址中,發掘出豬、犬和水牛的骨骼,距今約6000年左右的陜西西半坡村和姜寨遺址中,不僅發現有家養的豬、犬頭骨、牛、羊、馬、雞的殘骸,還有甩細木柱圍成的圈欄,用以飼養動物,此外,還出土有許多石刀,砭石,骨針,陶器等生活醫療工具,又如內蒙古多倫旗頭道洼新石器遺址中出土的砭石,經鑒定具有切割膿瘍和針刺的作用。

從公元前21世紀前475年,從商朝(約公元前17世紀初約前l1世紀)的甲骨文中已有代表豬圈、牛棚、馬廄、羊欄等篆字記載,說明當時對動物的護養已有較大的發展;甲骨文中尚有人、畜通用的病名胃腸病、體內寄生蟲、齒病等篆字,還有藥酒和閹割術的記載,在當時出土的文物中,還有青銅針、青銅刀和各種青銅器。這說明了冶煉術的發展狀況,為開展針灸、手術創造了有利條件。

西周時代(約公元前11世紀),由于社會的進一步發展,社會的分工日益擴大,當時宮廷醫生已分為食醫、疾醫、瘍醫、獸醫四種,獸醫開始成為獨立的專門職業。據《周禮.天官篇》記載:“獸醫,下士四人”,“獸醫掌療獸病(內科)、療獸瘍(外科)。凡療獸病,灌而行之,’以節之,以動其氣,觀其所發而養之二,凡療獸瘍,灌而劀之,以發其惡,然后藥之,養之、食之。凡獸之有病者,有瘍者,使療之,死則計其數,以道退之二”這說明了當時已經設有專職獸醫,并有內科與外科的分科,在獸醫治病時巳采用了灌藥、手術、護理等綜合醫療措施。我國著名于世的家畜去勢術已有進一步發展,廣泛應用于豬(猿)、馬(驟)及牛等多種家畜。在《周禮》、<詩經》和《山海經》中記載有人獸通用的藥物100多種,并有‘流赭(代赭石)以涂牛馬無病“等獸醫專用藥物。《禮記》中記有:“盂夏月也……聚蓄百藥”說明古代人們具備了采藥的技能。當時還對動物的一些普通病、傳染病、侵襲病,如豬囊蟲(米豬)、狂犬病(瘼)、疥癬(瘊蠡)、傳染病(疫)、運動障礙.(瘩)、牛虻(蝱蠻)、勞傷等有了比較正確的診斷和防治措施。早在西周穆王(公元前947~前928)年時,出現了我國最早的有名獸醫造父,他不僅善于駕馭戰車,而且具有高深的獸醫技術,善治馬病,留有刺馬頸血為馬解除暑熱的傳說。

春秋戰國時代(公元前770—221年),我國出現了“諸子蜂起,百家爭鳴”的局面,學術思想非常活躍。陰陽五行學說已被廣泛的用于解釋一切自然現象并應用在醫學上,作為認識和探討機體生理病理現象的.推理工具,并指導臨床的辨證及病證防治。在秦穆公(公元前659——到620年)時的獸醫學家孫陽,官封伯樂將軍,善于相馬又善于治療馬病,他通曉針穴,擅長針、灸、火烙,能治各種疾病,廣大人民稱他為我國獸醫的始祖。后世流傳的《伯樂針經》、《伯樂明堂論》、《伯樂畫烙圖》等,多是托他名義的書,可見人們對他的敬仰與愛戴。晉國的王良,也是一位杰出的獸醫學家,對我國獸醫學的發展也做出了很大貢獻。雖然他的著作已經失傳,但在《元亨療馬集》中所收載的“王良先師天地五臟論”·“王良崆嗽論”和“七十二癥病形圖論歌治法真中的王良對證治的論述,說明他在當時其醫療技術的趕超式被人推崇的,春秋戰國時期,中獸醫醫藥專著尚未發現,只見一些零散的獸醫資料,如《列子》中記載有專門治馬病的馬醫,戰國的《古璽文字征》記有:“牛瘍”,《戰國策》中記有:“肘潰”,《文子》中記有:“馬虻”,《莊子》中記載有:“絡馬首,穿牛鼻”,《晏子春秋,中記有:“馬暴死”“大暑麗疾馳,甚者馬死,薄者馬傷”等記載。

中獸醫學理論體系形成于戰國秦漢時期,我國現存的一部最早的醫學巨著《黃帝內經》。《內經》的內容極其豐富:包括了整體觀念、陰陽五行、臟象經絡、病因病機、診法治則、預防、針灸等各方面的理論知識,并在樸素的自發的唯物辯證法思想指導下,形成了系統的理論,為祖國醫學理論體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歷代的中獸醫著作的基本理論均導源于《內經>,在強調整體觀念,運用陰陽五行、重視藏象學說,以至病因病理,診斷治療的辨證分析.上都是由《內經》的理論進行指導和后世的獸醫先輩,都是遵循著《內經》的哲學觀點和方法淪,不斷補充和完善的。

秦漢時期(公元前221年一公元220年)由于醫學不斷的發展,祖國獸醫學也有了相當的發展,如東漢末年的《神農本草經》是我國現存最早的一部人畜通用的藥學專著,是戰國時期若干醫家的共同作品,全書收載藥物365種(其中植物藥252種,動物藥67種、礦物藥46種).根據藥物功效的不同,分列上、中、下三品進行論述,其中提到‘牛扁殺牛虱小蟲,又療牛病“柳葉主馬疥癡瘡”,“梓葉傅豬瘡,“雄黃治疥癬”等獸醫用藥物.該著作不僅記載藥物知識,還對四氣五味、寒熱補瀉、君臣佐使.七情配伍、有毒無毒、服藥方法等藥學理論及丸、散、膏、酒等多種劑型作了簡要而完備的記述,為以后中藥學的發展開辟了道路,東漢末年(約公元前150· 219年)名醫張仲景,著有《傷寒雜病論》等書,它繼承了《內經》的學術思想,進一步系統總結了漢以前的臨床醫學成就,以六經論傷寒,以臟腑論雜病,還包括八綱辨證,病因病機學說等內容,創立了理法方藥俱全的辨證論治法則,奠定了我國臨床醫學的基礎,《傷寒雜病論》的一套理、法、方、藥齊備的辨證論治法則,迄今一直為后世所遵循運用,是中醫學的精髓。中獸醫學受其影響也較為深遠;張仲景所制定的不少方劑如“麻黃湯月”、“麻杏石甘湯、“承氣湯”、“理中湯”等方劑,都可以在后世獸醫方劑中找到。在漢簡中記有獸醫方劑,并開始把藥做成丸劑給馬內服(見《居延漢簡》、《流沙墜簡》和《武威漢簡》)。在漢代已知用革制的馬鞋(靼),進行護蹄(見《鹽鐵論》)

據《漢書藝文志》的記載,當時已有畜牧獸醫書《相六畜三十八卷》1(馬王堆漢墓發掘出有,《相馬經》),同時還出現有《馬經》和《牛經》(見《三國志》)),在秦代制訂的“廄苑律”(《云夢秦簡》),到了漢代改為“廄律”,它是我國最早的畜牧獸醫法規。在河南方城的漢墓中出土文物中有“拒龍閹牛圖”,說明我國在漢代已掌握牛的“走騸法”。據西漢劉向所撰《列仙傳》中記載,當時已經采用針藥并用給獸治病,如《列秈傳·師皇篇》中記有:“馬師皇,黃帝時獸醫也。有龍下,向之垂耳張口,乃針其唇下及口中,以甘草湯飲之而愈.“(馬師皇是指對古代名獸醫的尊稱而言;并非姓氏).東漢末年出現了杰出醫學家華陀(公元208年),曾發明全身麻醉劑“麻沸散”,進行剖腹滌腸手術而“即醉無所覺”,為外科學的鼻祖,他也是閹割家畜家禽的專家,著有《青囊書》其中記有閹割術,民間傳說他是豬雞去勢術的祖先

魏晉南北朝時期(公元前220581年),晉代名醫葛洪(公元28134O年)所著的《肘后備急方》一書中有《治牛馬六畜水谷疫癘諸病方》,記有馬鼻病的病狀和預后,在卷七中還記有防治狂犬病的方法,此外,還指出疥癬里有蟲,谷道入手的診療技術等.由于造紙術的發明和應用,獸醫診療技術進一步得到廣泛交流,在梁代《公元502557年》就有《伯樂療馬經》的出現,它比羅馬的《馬醫經》要早四個世紀。陶弘景(公元452-536年)以《神農本草經》為基礎,加以整理注釋,并增加當時常用藥物365種,合計730種,名為《神農本草經集注》.南朝宋時(公元前420—479年)總結了當時藥物炮制的經驗,撰成《雷公炮制論》這是一部專門論述藥物炮制的著作,藥物經過炮制,可以減低毒性、加強療效、易于制劑、服用和保存等,對我國人畜藥學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北魏(公元386 – 534年)賈思勰所著《齊民要術》中,在卷六專門敘述畜牧與獸醫知識,記有對家畜26種病,提出48種療法,其中對于掏結術,削蹄治漏蹄,針刺治馬腺疫;豬、羊的閹割術,麥芽治中谷(消化不良),麻子治腹脹,榆白皮治咳嗽;芥子和巴豆合劑涂患處治跛行以及有關群發病的防治、隔離措施等均有所記載。

免费棋牌游戏好玩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 黄大仙期期兔费六肖中特 江西快3预测计划 福建时时88期 五分快三全天计划网址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时时彩开奖 双色球最新走势图50期 怎么样算出特肖 赛车pk10直播视频